Sweet Dream

喜欢的孩子都去举铁了

梦呓

*核桃少女

*ooc




梦呓



“哥,你又说梦话了。”


“哥,你说你想吃炸牛排了。”

“所以今天一起去吃炸牛排吧!哥要请客喔!”


“哥,你说你今天想去看电影。”

“这个是我刚买好的电影票,哥想看很久了吧,而且我查过了我们今天都没有行程,一起去看吧!”


“哥、”

“哥,”

“哥......”


“哥,你说你喜欢我。”

“你就是有。你说你喜欢我。”

“哥,你知道你从来不说骂人以外的梦话的吗?”

“那之前的都是我骗哥的啦。”

“我啊,最了解哥了。吃东西、看电影什么的,都正中红心吧?”

“所以我也知道,哥最喜欢我了。”

“不是吗,哥?”




*因为fm上小卢的梦话梗实在是太可爱忍不住激发的脑洞

*大概就是东汉告诉小卢他有讲梦话的习惯,但是小卢不知道其实他梦话里只会讲脏话,于是他以为可以借梦中的胡言乱语趁机告白,结果当然是被我们机智的忙内识破啦嘻嘻


汉堡爱情

*均卢

*OOC

*汉堡店店员(老板?)均x顾客卢





汉堡爱情


00

想要再多靠近你一些。

不多不少,就像你喜欢的吉士汉堡,半融化的芝士粘在面包上分离不了,永远的、紧紧地黏在一起。


01

又是一个闷热的下午。

过了上班族熙熙攘攘的午餐时间,又尚未到学生们拥挤着的夜晚,汉堡店里除了一两个坐在角落里独自一人吃饭的顾客外只剩下无所事事的店员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

金相均站在关了机的收银机面前,看着灭掉的黑色屏幕,借着小小的反光,对着屏幕里反射出来的自己半认真的摆弄着发型。

新染的浅色头发开始掉色,露出特意漂过的金色,偶尔一瞥有些洋气,换了个角度却又显土气。

唔,该再去一次美容院了。

专心致志沉溺于自己的金相均倒也没有那么玩忽职守,余光瞥见一个黑影朝自己的方向移动,轻咳一声又换上了平日里最官方的笑容,准备好迎接这个即将光临他们店生意的客人。


02

卢太铉只是突然觉得饿了。

最近在家里熬夜看完了一直在追的漫画,心里被欢喜堆得满满的,却又有些空虚。好几天没有出过门,轻微的洁癖倒是让他的家里不至于像其他这个年纪的男生那样有着堆积如山的外卖盒子,但是也让卢太铉多少有些不自在。

于是行动派的卢太铉随便换了件T恤短裤,蹬上黑色的凉拖,也懒得梳头,扣上一顶棒球帽就出了门。

只是几天没有出门,世界当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熟悉的街头,熟悉的鱼糕档子,左拐进入熟悉的巷子却发现了一家不熟悉的汉堡快餐店。

隔着透明玻璃窗往里望,没有什么客人坐在里面,只能见到一个金头发的店员对着收银机骚首弄姿。

卢太铉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店员的不务正业,耸耸肩,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推门而入。


03

没见过的客人。

金相均趁着卢太铉选餐的时候放肆打量他。

不高的个头,五官被帽子的阴影遮住,但也能看见一双漂亮的斜长眼睛。鼻子的线条很直,嘴唇偏薄,睫毛倒是长的像个女孩子一样。

可能是被他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于是那双眼睛偷偷抬起撇了自己一眼。

不看倒还好,这一眼似乎望进了黑色的墨水池子里。水波中有些亮晶晶的碎光,但又被睫毛隐去了些。怕自己陷在里面出不来,金相均只好没话找话,夸夸卢太铉的锁铐耳环,又夸夸他的帽子。

卢太铉似乎被他突然的健谈吓了一跳,倒也不拘谨,嘴角翘了起来,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金相均聊上了。


04

“所以现在的快餐店都有陪吃服务了?”

卢太铉看着跟着自己的步伐坐在自己对面的金相均,有些哭笑不得。

对方的名牌上写着名字,对他的印象本也只该停留在这块小小的名牌上面,却不知怎地被打开了话匣子,聊着聊着从收银台聊到了座位上,甚至对方也拿出了自己的午饭,心安理得的坐在自己的对面大口咀嚼着同款汉堡。

“反正我们聊的不是挺开心的嘛,是吧太铉哥。”

“谁和你哥来哥去的。”

“好吧铉尼。”

“......”


05

金相均眯着眼睛一边吃汉堡一边更加肆无忌惮的盯着卢太铉看。

汉堡好不好吃不知道,卢太铉看起来倒是挺诱人的。

“太铉哥,汉堡好吃吗?”

“还行吧,话说谁是你哥了。”

“那你把我打包带走吧,我每天给你做。”

“......你是什么,汉堡小精灵吗?”


06

“太铉哥真的不考虑带我回家吗?”

“我可以每天给你做吉士汉堡哦。”

卢太铉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过是去新开的汉堡店吃了顿饭,不过是那里的汉堡很符自己的口味,怎么突然就多了一个跟屁虫呢?

自从那次认识了金相均之后,每次他来这吃饭,金相均总是厚着脸皮坐在他的对面,满不在乎的开着无伤大雅的笑话,甚至像望夫石般目送他离开店里。

没有人讨厌帅哥的,卢太铉当然也不例外。

但是当帅哥总是用过于殷情的眼神看着你的时候还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因为你也是帅哥啊。”

啊?卢太铉迟疑的转过身,看见金相均还是维持着望夫石的姿势,只是眼睛弯了起来,嘴角也弯弯的,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

“太铉也是帅哥啊。”

“很帅很帅的那种。”

哦、哦。

卢太铉也不知道为什么室内的空气突然稀薄,让他有些喘不过气,闷红了耳朵尖。


07

时间在铁板上的芝士融化的时候悄悄溜走。

金相均做汉堡越来越上手,汉堡店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顾客总是将小小的店面堆的水泄不通,金相均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陪着卢太铉一起吃饭了。

他看见再一次说出对不起不能陪你吃饭时卢太铉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看见卢太铉拿着餐点走进角落被人群淹没,看见卢太铉远远的挤出笑容和他轻轻挥手道别。

然后金相均看不见卢太铉了。


08

卢太铉有几天没去金相均的汉堡店了。

小孩子一般的怄气心理连他自己都感觉羞耻,却也不想再去看金相均被学生妹包围的模样。

新出的动画片看完了,新买的漫画书也堆在墙角慢慢积灰。

打算继续当缩头乌龟的卢太铉在将自己埋进被窝里之前被门铃叫醒。

疑惑着打开门,眼前出现的是一大包汉堡店的外卖。

金相均从袋子后面探出头来,总是得意洋洋的脸蛋此刻有些粉色的羞意,却还是认真的看着卢太铉,一字一句说道:

“只为卢太铉先生定制的上门服务,陪吃陪看漫画陪看剧,请问还需要添加陪谈恋爱服务吗?”


09

金相均终于如愿以偿登堂入室。




完。


starcrew我求你做个人吧可不可以对卢太铉好一点真的求求你了

与你共舞

*核桃少女

*OOC

*被屏蔽了800次我很崩溃。。。

沉迷猫咪的男人

*彬铉

*OOC



“所以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权玄彬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因充血而要爆炸了。


权玄彬喜欢猫咪是众所皆知的事。

卢太铉对猫毛敏感也是众所皆知的事。

虽然宿舍合住生活让总是云养猫的权玄彬终于能够如愿与活生生的猫咪同住一个屋檐下,可是这也间接导致了和卢太铉的距离有些越来越远。

倒也不是什么猫咪和卢太铉一起掉进水里该先救谁的问题,也不是情人被强行拆散与别的成员同住的不愿,只是两个人的话题多少有那么一点错开了。


权玄彬的脑内构造很简单,喜欢什么就满脑子都是什么。从前吧,喜欢人家卢太铉,还没和人家在一起呢,满脑子都是他的脸蛋他的声音他的舞姿;正大光明在一起后更是执着的在大哥身边蹭来蹭去,恨不得一刻也不离开他。虽说现在脑袋里也被卢太铉占据,根本就是一个太铉傻瓜,却也还是多多少少给猫咪们留了个位。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权玄彬,毕竟猫咪不通人性,其他成员或能主动回避一下小情侣间的气场,但猫咪可就不会看人脸色了。

比如说吧,有的时候权玄彬好不容易收买好金东汉,把人家三催四请到自己的垃圾堆房里与人形猫咪金龙国同住一晚,然后自己抱着枕头腆着脸屁颠屁颠的挤进卢太铉的被窝里准备和恋人腻歪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声细微的猫叫——这不是本该在他房里睡大觉的男孩子猫咪还是谁?

“哎呀,Tolbee怎么跑这里来了。”

“他喜欢我呗,嘿嘿。”

“哦那你今晚就和他睡吧,我不喜欢你。”

“???”

被赶走的一人一猫躺在忙内床上无语问苍天,权玄彬转转眼珠子,打算偷偷摸摸重新爬上卢太铉的床利用身高压制进行不可言说的羞羞行动。谁知道他人才刚悄悄站起来呢,卢太铉却头也不回飞来一句:

“怎么你还想在未成年喵面前进行这种龌龊的举动?”

“......”

权玄彬,男,21岁,第一次切身感受到道德无形且无情的压力。

于是此晚的夜间活动,无果。


再比如说吧,当权玄彬趁着把其他队友都支出去,坐在沙发上搂着卢太铉,一边感受着恋人没有上发胶的头发软绵绵的蹭在自己胸前,一边偏着脑袋窸窸窣窣的在他白净的脖子上锁骨上色/情的留下一串不足以在第二天留下害羞证据的浅粉草莓印时,权玄彬感觉自己的恋人不安分的在自己的侧腰动来动去。不是暧昧的那种,而更像是那种不耐的举动。

“嗯?怎么了?不喜欢这样吗?”权玄彬停止了嘴上的动作,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

“......不,你低头看看,不是我。”

权玄彬低头一瞧,原来在身边不安分乱动的是他们宿舍唯一的小公主。

有些尴尬的傻笑了下,权玄彬把Rcy放回地面的同时感受到怀里的一轻。

“呀哥你怎么走了?”

“去喂猫。”

“......”

那这好不容易挤出来的腻歪时间自然也就无果了。


权玄彬郁闷啊。这可不是一般的郁闷,谁能想象自从宿舍生活开始后,他再也没有和他的好大哥亲密过了。毕竟还是热恋期的小情侣,每天过着这看得见却摸不着的日子够让他心痒痒的了,他的铉尼还好像完全没留意过他似的总是一溜烟就从面前逃走了。

权玄彬不开心。可是权玄彬不敢说。开玩笑,好不容易上位成功抱得美人归,总不能因为这点破事而去烦他的大哥吧,毕竟人家还是队长呢需要操心的事情一大把一大把......撸着猫的权玄彬偷偷瞅着卢太铉虚掩着的房门唉声叹气。

看吧,好不容易又是一个难得的休假,队友们都很会看眼色的给他们留下一个二人空间,卢太铉却一直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按理说以权玄彬的性格早就过去和卢太铉粘粘乎乎贴在一起了,可是最近的闭门羹实在是吃太多,就算是大胆如他也开始有些畏缩了。

“Rcy呀Rcy,這扇门我是推还是不推,这是个question。”

“Tolbee呀Tolbee,我进去之后是会被骂还是被打,这是个question。”

把脑袋埋进热乎乎的猫咪胸前,权玄彬的脑袋里却还是浮现着卢太铉的身影。


“过来一下。”卢太铉的声调因为大声说话而拔高,清脆的少年音质透过厚重的门和层叠的猫毛传入权玄彬的耳朵里。

哦?权玄彬竖起耳朵,蹑手蹑脚的大步跑到门前,礼貌性的敲敲门,从门后探了半个脑袋出来。


卢太铉的床上似乎被好好打理过了,空荡荡的床上只有他柔软又小小的背影。可这权玄彬最喜欢的可以一手轻易搂在怀里的小小背影却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权玄彬把脑袋更往房门里伸了伸,咕噜咕噜转的眼睛正好和回头的卢太铉撞上。

卢太铉的眼睛细细长长的,常年噙着水,今天似乎比往常还要水润。金棕色的短发稍稍被造型过,短短的刘海被拨成斜分,露出一边细细的平眉。和发色相对应的毛绒猫耳朵从头发里冒出来,无害的耷拉在脑袋的两侧。

我的卢太铉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啊~

权玄彬美滋滋的想。

看这无辜的小眼神,这性感的鼻梁痣,这诱惑人的猫耳朵......

嗯?

猫耳朵?

猫耳朵??

猫、耳、朵???

权玄彬感觉自己的瞳孔经历了一场八级大地震。

他死死盯着卢太铉看,直到卢太铉彻底的把身子转了过来面对着他,坐在床沿上,两条腿垂下来,在空中小幅度的晃着。

他摸了摸鼻子上的痣,偏了偏脑袋,猫耳上的铃铛因为他的动作而轻轻响了响。

“你不是喜欢猫吗。”卢太铉独特的小奶音因为底气不足而显得更加稚嫩,脸颊有些微微泛红,眼睛也不再和权玄彬对视了,紧盯着地板上的某一点不抬起头来。

“那这样的话你是不是会更加喜欢我......喵?”


然后,权玄彬想,他这是来到天堂了吧。



和朋友聚众吸詹

大吸特吸 嘿嘿嘿(x

竟然在七夕这天收到!!!!!

可以,这很EC!!!!!!!(比心

上海的朋友送的,太感动了😭😭😭😭

朋友特别可爱,知道我想要老爷和闪闪,还专门一只一只熊去摸耳朵,然后和我说很可惜没有一个尖耳朵也没有一个没耳朵…………太可爱了爱死她!!!

不forever了 大哭

"A memorial to Robin"

唉。